方哥保佑数学不崩

求文

记得不久前看过一辆车,分上下发的,下的题目是甜辣大嫂带你飙车,翻了好久也没有,求各位告诉我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求文

想看胖雨校园文……有没有好看的校园文啊,最好是高中的,一群高中生的中二校园生活那种,求!!!

【胖雨】鬼迷心窍

薇薇安小喵~:

听歌写文,歌很老,偶然在KTV听人唱,有感而发。


Warning:ooc,矫情,别打我


东京奥运会转眼都落下帷幕,时间总是这样匆匆催人老。周雨觉得自己关于时间最昭然的记忆是关于奥运的,那是北京申奥成功的那一年,2001年的自己只有9岁,尚不能太明白为什么街上的人群如此激动。听起来2008年的奥运会也过于久远,唯一的概念是那时候自己就16岁了,快要成年将是大人的年纪。


后来日子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似乎7年匆匆而过只是一转眼,北京伦敦里约挨篇翻过,自己和樊振东相遇相守,到了如今,似乎也到了分别的时刻。


想退役是真的了,也做好了打算。偌大个国乒队,多少人来了又走,自己终究不可能和对方同步。


申请打上去之后周雨给张继科打了个电话,向来跑火车的人却坚定地恪守了当时说的不做教练的诺言,让一众希望他留在大众视野的人伤了心。


年少是真的年少,自己在多年前说的退役后不想再从事和乒乓球相关的想法,又何尝不是受了点这位多年亲近的哥哥的影响呢?


到底为什么当时那么坚定地要和这个相伴前半生的事业割席断袍,何尝不是想和过去做个了断?


“这一次真的决定退了?打算和小孩了断了?”周雨还不想说出那个在心底做了千百遍的回答。


退役的消息是瞒不住的,谁都瞒不了。小孩听着也嘟着嘴,说周雨你真的不打了么?


我已经由雨哥变成周雨很久了,少皇已经抢班夺权成功了。


 


等到退役申请批下来的那天,尘埃落定的感觉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也有。坐在阳光温暖的寝室,回忆自己在国家队的时光,那么多人都留过浓墨重彩的痕迹。有张继科的,也有小孩的,有多个人的,也有排列组合出来的。


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了断的?


“周雨,周雨,周雨”张继科叠声叫着自己的时候,周雨在发呆。


网瘾患者张继科把手机怼在周雨眼皮子底下,上面正播放着周雨在机场拍开樊振东手的饭拍视频。


“你俩这又是哪出啊?互相伤害么?”


周雨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状似好奇地端详了一会儿,把手机撇给了张继科,说了句拍的不错,就走了。


张继科想起来最近看的一部网剧里一句蛮经典的台词,俩都有毛病。


周雨也不记得为啥那一刻就那么顺其自然地拍掉樊振东的手了,可能是他没轻没重那一下确实把自己弄疼了,也可能是自己那一刻就想拒绝他的亲近,也许是当时粉丝太多,自己想要避嫌。


谁又说得清呢?


 


周雨早有些话想对樊振东说。这几年的日子对于樊振东像是缓缓铺陈开的画卷,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天赋加成,勤奋努力,一步一个脚印,成绩斐然。时光没有辜负他,比赛也没有辜负他,怎么看都是前途无量的光景。


只要他想,就能够拿到。不管是在赛场,还是在生活,亦或是情感。


反观自己,就不是一个状态了,就像是开口向下的二次函数图像,他在对称轴的左边,自己呢,也许已经在对称轴的右边了。


太不般配了。


 


一段感情的走向不论多么曲折莫测,开端却都有透着阳光味道的温暖。在很多年之前的月光里,暗戳戳怀着小心思的两个人,加练到很晚,从训练馆精疲力竭地出来,入夜暑气薄,辉辉星满空,每一颗都那么耀眼。


如身边人一般。


有情饮水饱,即使饥肠辘辘,一天的训练让两个人都精疲力竭,一身臭汗,但是能站在球台两边,能并肩看星空浩渺,似乎也都变成了浪漫。


也许是那夜的星空太璀璨,两个人最后不知怎么小手指就勾到了一起,摇摇晃晃的,漾着笑意额头轻抵。


就像,初恋的味道,可爱多,提拉米苏和巧克力。


没有什么能珍惜得如尚未得到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让往后的时光,每当有感叹,总想起那天的星光。


 


退役之前的日子有点悠闲,最后一个调整日,周雨去了张继科在北京的房子躲清闲。退役了的张继科倒是没事在家写诗作画养身体,知道的是退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退休。


张继科随性惯了,性格也成谜。但是大事上向来靠谱,周雨从不担心。


两个人还是看都市爱情故事,悲欢离合,狗血琐碎,总有能触动你的。


看着看着就响起了敲门声,来人中气十足,声音咚咚响。


张继科问谁啊,起身准备去开门。


那人口齿不太清晰,大碴子味还是挺明显,科哥,是我。


张继科回头看周雨,周雨指了指卧室,径直走了过去。


 


从视频的角度看来自己拍的还挺狠的,弹幕也清一色的大雨胖沱不好使了,周雨想了想小孩那时候的反应,似乎是没什么反应的。


所以迷妹就是瞎操心,人家才没怎么样,你们倒是乱心疼。


他才不会怎么样呢,他也就是在微博上瞎说两句大雨胖沱好不好使什么的,其实心里根本就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反正自己都按他说的做了,周雨那时候想着就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很多话周雨愿意和张继科说,但是不愿意和樊振东说。樊振东说避嫌,周雨在公开场合就和张继科在一起的多,穿他的衣服,和他一起吃肯德基,一起出门。周雨在心里和樊振东别扭的时候,就往张继科的房间里钻,大家都是单间,周雨可以尽情待到很晚,不用担心打扰室友休息。


所以很多事,周雨知道,张继科知道,樊振东不知道。


可惜张继科没有八卦这一项人类的天赋技能,否则他没事和樊振东八卦一下,信息也许就流通了。


一个不说,一个不知。在时间漫长的暗流里,几年的时间倏忽而逝,情爱的新鲜感褪去,做什么都对,什么错都可以原谅的滤镜终于可以摘下,在平淡如水的岁月里,日子终于被过得支离破碎。


 


周雨有些失眠的夜晚,像是吉塔第一次在泥地里和男孩摔跤输了的夜里那种心情。


也不是彻夜难眠,打过比赛之后的入夜其实很好过,疲倦让你没有情绪,不难入眠。但是睡梦中也不踏实,到了四五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反倒清醒,再难入眠。


那时候开黑是找不到队友的,捶电脑早晚是要自己后悔的,心里有事玩手机也是不安生的,唯一好过点的就是小孩在身边的时候。


樊振东浅眠,和周雨一间屋子的时候,即使在凌晨四五点钟,只要周雨有动静,他也会醒过来。


也无事可做,两个人谁也不说因为什么难眠,只靠在窗前,看星光点点。


在更多的时候,因为雾霾,看不到星光。


说些天南海北不着边际的话,预测明天早餐最快被打完的到底是啥,最后落在饿了的重要命题上。


开始的时候周雨会愧疚影响了小孩休息,但是樊振东却说,我们这是开家庭会议呢,你要是和别人开我还不愿意。


什么都抵不过愿意。


 


樊振东喝了酒,凭张继科对他的了解和他现在的状态判断,应该有点多。


张继科家没有醒酒药,倒是椰子有两个,早前听说这个醒酒效果和药差不多,索性开一个让樊振东抱着喝。


任凭小孩怎么长都是弟弟,看着小胖抱着椰子果然比抱着酒瓶顺眼。


科哥他不是你周闺蜜么,你告诉我他到底咋想的呗。


我不是想跟他避嫌,我只是不想听见外面恶意的揣测。


我以前真没想过他会吃醋,他没说过,毕竟我爱的是他,我以为这就够了。


他说他不高兴了,我还买冰淇淋哄他了,可是怎么感觉他还是不高兴呢。


我只是想成熟一点,快点长大,爱他保护他,可是为什么我们好像越来越远了。


他吃了我的冰淇淋还是不理我,你以前不会这样的,周雨就是个坏人。


樊振东在沙发上抱着椰子扭来扭去,一会就直接掉到了地上,也懒得爬起来,就索性靠在沙发上,他还想喝两口,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把管塞进嘴里,最后还是放弃了。就抱着椰子在那里嘟囔,也没给张继科说话的机会。


就这么嘟囔了半天,差不多把他和周雨从认识嘟囔到了里约奥运会,毕业论文的字数也达到了,张继科上下眼皮已经在打架了,还是没插上话。


算了吧,反正小孩这状态,自己说啥他估计也听不见。


樊振东那边说的也困了,迷迷糊糊椰子也掉了,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最后一句说的是—


小雨我错了,让你伤心,就是我错了。


 


避嫌是当初樊振东提出来的。周雨喜欢在微博上记录心情,自己又是话痨属性,有事没事去哪了都在微博上放两张照片。


以前和张继科住一个宿舍,关系也亲近,两人的合照放的也多,周雨和张继科都知道粉丝有些CP向的言论,谁也没当真谁也没在意。


里约奥运后国乒莫名其妙就火了,一众CP应运而生。自己还是一样在微博上絮叨,倒是樊振东先别扭了起来,挠挠头和他说,周雨我们在大庭广众下还是别太亲近了。


是啊,毕竟樊振东在直播里不止一次地说,自己不玩这个。


周雨只说好,满是宠溺。


就像幸同说,网友都说雨哥白疼小胖的时候,周雨笑的样子。


关于樊振东,周雨总是能如此宠溺,也许这是天赋技能。


 


周雨怕把一些话说出来,自己大了樊振东五岁,以前一直都是带着他成长的。包袱怎么都是有的,虽然是恋人身份,可是总觉得小孩怎么跟自己撒娇都是正常的。


要是换了自己扯着袖子软乎乎地撒娇说,你眼里只能有我,只能对我好只能和我玩,想想都是一身鸡皮疙瘩。


还是小孩适合撒娇耍赖,软软的,怎么说都好听,要什么都应该。


樊振东对周雨有种说不清的占有欲,就像早年有迷妹喜欢周雨,樊振东要噘着嘴说你们就那么喜欢他啊?


其实就是感觉自己的宝贝被人觊觎了,心里不痛快呢。


就像现在在周雨双打的妹子微博下面评论大雨胖沱不好使了,周雨都想得到樊振东故意摆着不高兴的脸。


小屁孩的占有欲,莫名其妙。


据说3到6岁的孩子就会出现的俄狄浦斯和厄勒克特拉情结,毕竟从2岁开始,自我意识开始形成,“我的”变得和外界区分开来,占有欲形成且开始泛滥。


用周雨的话说,樊振东就是心智还没张开,停留在那时候呢。


樊振东对周雨的占有欲也很难说清,但是他拒不承认是俄狄浦斯情结。


但小胖发那句大雨胖沱不好使了的时候不高兴的样子是周雨自己想象的。


他不知道樊振东写下那句话的时候到底是笑着的还是绷着的,他只是希望他是不高兴的样子的。


那样至少还能证明,他的小孩还是和当初一样。


从未改变。


 


滨州到济南的157公里的路上也有星光,那夜有雾,不管是月光还是星光都不甚明亮。


而且那夜的周雨也不是很清醒,本来就发了烧,白天还拼了比赛,整个人都是头重脚轻。


感冒的形式有很多种,咳嗽最吵,嗓子疼吃不下饭,流鼻涕最废纸巾,鼻子不通则让人抓狂。


最难受的还是发烧,眼睛都透着炙烤的感觉,头重脚轻恨不得直接扎下去,晕沉沉还透着冷,捂多少件衣服都不顶事。


车总归是不平稳的,加速减速,路况不同,本就病着的人更是难以安睡,只能蜷在那里闭目养神。


前面小孩在和司机聊天,帮他看路。夜间行车能见度不好,人也倦怠,有个人在旁边说几句话,人也清醒一点。


走了一段雾小一点,星光也明显一点,周雨抬起眼皮,他分不清星星,不管是猎户座的参宿四和参宿七还是双子座的北河二和北河三,只是觉得那天际浩渺,银汉迢迢,配上前座小孩令人心安的声音,自己的也仿佛找到了归处。


 


张继科的老腰可不想因为樊振东的体重再次受伤,考虑到明天还要训练,周雨还是想办法把樊振东弄回了宿舍。


边扶着他边唾弃他这一身膘,还想着科哥最后数落自己的话。


你们俩,一个心太大,一个瞎敏感,各打五十大板,再什么也不说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


都怪你,樊振东。


宿醉的樊振东只记得自己敲开了科哥的家门,后来发生了什么都是断片了。思考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这个问题几分钟无果,手机里除了来自张继科的一条短息也没有任何线索。


又过了一周,终于到了他们这一批正式退役的日子。


“去KTV嗨一晚怎么样?”周雨揽着方博,“我就要走了,今晚你们谁都不准嫌弃我。”


周雨有很多关于KTV的回忆,有自己和科哥在包厢里把张杰带跑调的童话,还有自己抱着粉色的麦清唱被任浩录下来的视频,那么多的回忆里,不是有樊振东的才记得牢。


科哥唱歌的水平被粉丝吹捧了很久,但是选歌的水平却一直被诟病,他偏爱一些老歌,周雨直到现在都记得他在KTV唱过的一首。


“虽然岁月总是匆匆地催人老,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虽然未来如何不能知道,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


樊振东没有坐在周雨的旁边,他和程靖淇远远地坐在一边,玩的正欢。退役之前的日子过得很轻松,都是大老爷们,没那么多离别的伤感。倒是任浩坐在周雨的旁边,看起来兴致不是很高。


周雨知道任浩舍不得自己,就像当初张继科退役的时候,自己也是一样的心情。科哥那时候揽着自己,“别伤心我的周雨弟弟,又不是以后都不见了。”


早已不存在什么天涯路远,便捷的交通和通信让天涯变成咫尺,所以真的没什么可伤感的。


只是曾经并肩过,想到前行的路上不再有你,还是有按不下的不舍。


周雨也揽过任浩,“以后还要常联系的。”


任浩猛点头。


 


很快周雨发现自己想错了,樊振东不是和谁都避嫌。


他会在微博上和女孩子尬聊,惹得一众迷妹嗷嗷叫,争抢着误会调侃,然后还一副受用的样子。


他还是会和他的欢乐谷小分队各种自拍合拍随心所欲拍,在微博上表情包斗得不亦乐乎。


其实,他要避嫌的对象,貌似只有自己而已。


 


有些伤心是真的,有些疼也是真的。周雨曾经在家看到一只壁虎,是在妹妹抱回来一只猫没多久的时候,抓蚊子逮蝙蝠都干过,身体轻盈动作敏捷,原本生态状况还不错的家一个月之内变成了小飞虫的人间炼狱。


还有吃蚊子的壁虎也没逃得了,周雨看见那只小壁虎的时候被猫咪困在墙角逃不脱,尾巴已经断掉了,背上还有几条抓痕。


周雨赶开了猫,把小壁虎放出了门外,留在家里终归还是要被弄死,周雨救得了它这次也救不了下次。


转身回来猫就在脚下,瞪着圆眼似是委屈。“小坏蛋……”周雨抱起来它,又傲娇地撇过头,还要伸着爪子堵住周雨的嘴,不准它说出去。


你不过就是仗着我宠你,那壁虎断尾的痛又有谁心疼呢?


 


日复一日的训练里,只有调整日没有节假日,要说还有什么节假日能让教练意识到该放假了,大概只有春节。


热恋的时候,分开一会儿都觉得不可忍受,时日渐长,分开几日也可以无话。


去机场的路上蹭昕哥的车,那人还问自己怎么没和小胖一起走。


有些人回老家过年,忙着会狐朋狗友,哪有时间理自己。


但这话自己没说出口,许昕也只是调笑了两句小别胜新婚,调笑了周雨两句,连带着还要在微博上损损他。


除夕朔夜,和太阳同升同落的月亮没有出现在夜空,春晚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意思,周雨站在阳台上看张继科的直播,妹妹也耐不住无聊,坐在摇椅上吃着零食。


周雨还有的消遣,妹妹却只能吃,吃了一会终究还是无趣,缠着周雨要给他背诗听。


周雨一年没有几天在家,每次回来,妹妹都要邀功似的给他弹琴画画背诗,想要哥哥夸夸自己。


周雨关了直播,认真听妹妹背诗,从《月下独酌》背到《春江花月夜》,周雨听过一些,有些晦涩的也并不太明白。


有一首,周雨以前没听过,但是很直白,一听就懂。


独上江楼思悄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来玩月人何在,风景依稀似去年。


妹妹问周雨,哥哥知道为什么今晚没有月亮么?


周雨说不知道。


因为今天是朔月啊,农历是根据月亮排的,每个月月底和月初都看不到月亮的,哥哥真笨。


正好这个时候樊振东的电话打来,妹妹表演完就跑进去看妈妈包饺子。离12点还有两个多小时,鞭炮声还可以忍受。


樊振东的声音遥远而缥缈,问周雨干嘛呢。


周雨回了句赏月呢。


樊振东的声音嘻嘻哈哈,雨哥你又骗人,今年是三十,哪有月亮。


我今天听妹妹背了一句诗,同来玩月人何在,风景依稀似去年。


这句诗不经典,雨哥你不如去背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也许你说得对,毕竟除了月亮,没有什么能够永恒。


也不见得,还有星星啊。


小胖儿,我……


哎,雨哥,先不说了,小猪叫我呢,回头跟你说。


忙音传来,周雨把手机扔在摇椅上。也许月亮和星星都可以永恒,反正,爱情不能。


 


真的把那一句话问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


“樊振东你想没想过我也会生气也会吃醋,也会想把你身边的人都赶让你只属于我。”


那时候樊振东正接着电话收拾东西,准备出去和他的欢乐谷小分队玩耍。


往常的周雨只会在这个时候帮他检查钱包手机身份证是不是都带了,顺道嘱咐他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听到这句话的樊振东有些无措,手一抖按在了扩音器上。


是程靖淇的声音,肥仔你快点。


雨哥我先出门,他们等急了。


想就一个字,不想也只有两个,回答都不过一秒,我和你在一起几年,都不值得你给我这一秒再出门么?


周雨没再说什么,小孩也没说什么。那天回来还特意给周雨带了心爱的冰淇淋,周雨只是接过,还不忘道了声谢。


你别生气,小孩嗫嚅道。


没生气,生气也不过是生自己的气罢了。周雨没说什么,送客开电脑,打游戏。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没差。就像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十年之后,也是一样。周雨想。


 


切歌的声响中,又一曲伴奏响了起来,周雨觉得有点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歌了。


方博在一边嚎,谁的歌,谁的?


樊振东把朱霖峰按到一边,边向话筒伸出手去,边叠声喊着,我的我的。


第一句一唱出来,周雨就知道了,是那首,鬼迷心窍。


程靖淇在一边捣乱,“胖儿你多大啊,唱这么老的歌。”


樊振东不理他,自顾自地唱着。


就像他当初那一首十年。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周雨觉得,自己虽然比樊振东大,却没有他看得开,想得明白。可能自己真的没有他聪明,否则怎么会球打得也不如他,感情处理的也没有他好。


看向樊振东的周雨正好撞上樊振东看过来的眼神,视线交错倒是自己先躲开了。周雨让有点喝多了的方博让了让,自己侧身走出了包厢。


也没处可去,周雨就在卫生间边上,点了一颗烟。


也许多年之后,我就会明白,眼泪不止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但那毕竟是也许,毕竟是多年之后。


旁边伸出来一只手,霸道地夺过了周雨手里的烟,直接掐断了。


周雨知道是樊振东,太熟悉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言语,气味、感觉都足够判断了。“唱完了?”


“恩。”樊振东发了一个单音节,似是懒得多说一个字。


周雨开了水龙头,“你还是十年唱得好。”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周雨抽一张纸巾擦擦水,扔进垃圾桶准备往外走。


“我不想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樊振东望着周雨的背影,“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前世的因缘也好,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


周雨还是顿了脚步,在洗手间的门口,在这个喧闹的KTV。


我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可斩了千次的情丝却依旧断不了,它百转千折将我围绕,在平静的心海里一次一次掀出浪潮。


——End—— 


(有时候觉得羞耻,我用着他们的名字,写的却是自己的心境和故事)


(回到三次元,考试去)